不言寺

成一场意外

© 不言寺 | Powered by LOFTER

【TSN】【ME】单身战争15 完结

达斯汀的单身派对最终没有成行。爱德华多万分抱歉,但他与路易斯必须在婚礼前两周飞到美国西部去,去拜见某个对麦克林恩家族来说非常重要的长辈。

事情来得突然,爱德华多专门打电话给达斯汀表示歉意。纵使达斯汀善解人意,但他依旧难过,最后路易斯灵机一动,提议将单身派对搬到婚礼举行前的追逐飓风行动中。

 

在爱德华多婚礼的那一天,飓风将从海洋而来,登陆美国,席卷一切再抛下。

平日追逐飓风的好友们获知这个消息后急忙通知爱德华多,而跟踪这个飓风已久的爱德华多毅然抗住了双方家长的压力,将追逐飓风行动搬到了婚礼之前。

 

好友笑道:“飓风离开的地方正好是你们结婚的城市,那么就让你未婚夫一起来吧!”

 

达斯汀听说后激动万分,如果不是因为马克他几乎马上就要喜欢上路易斯了。这是达斯汀人生中第一次追逐飓风,而克里斯,以及许多的哈佛校友也会加入追逐飓风的车队来。

 

这场飓风让几乎所有人都心神荡漾了。

随着艾利克斯与米歇尔也表示感兴趣,即将结婚的爱德华多与路易斯一商议,决定将宣誓的仪式放在飓风活动的末尾,最后再全体转到庄严神圣的教堂去交换戒指。

他们毕竟还是年轻人,即使被家族传统几乎压得抬不起头。一场冒险激情的婚礼,和一场传统大场面的婚礼,能够同时满足双方了。

 

让爱德华多意外的是,老萨维林夫妇与麦克林恩夫妇最后也出现在了飓风行动的名单上。

路易斯轻吻着他的鬓角,低笑:“我父母心态太年轻啦。至于伯父伯母,应该是见到大家都参与了进来,不想错过这个重要场合吧。”

爱德华多想了想,严肃地把双方父母乘坐的车放在了车队尾部,严密保护起来。

 

当车队浩浩荡荡地追在飓风之后时,爱德华多开着一辆越野首当其冲,通讯麦克风里传来朋友们兴奋的吼叫声,他抓着方向盘的双手因为激动而微微颤抖。

满天都是树枝、尘土与各种飓风带来的不知名物体。路易斯向外看了一眼,收回视线。

“这是你第几次追逐飓风?”

龙卷风正在一往直前。

爱德华多眼睛紧紧盯着前方,此刻震撼正让他拼命抑制着眼底的热潮。他的声音微不可闻:“记不清了。”

 

米歇尔紧跟在爱德华多之后,他听见艾利克斯担忧地念叨:“Dudu是不是开得太快了?他应该把车与龙卷风的距离再拉开一些——”

米歇尔转头,微笑道:“亲爱的,享受现在。你再说话,我就要吻你了。”

 

克里斯同样处于第一梯队,他的副驾驶坐着达斯汀,后面是婚礼的两个主角都不知道会出现的人物——肖恩·帕克。此刻克里斯正紧跟车辆保持秩序,同时制止正跃跃欲试想要摇下车窗的肖恩与达斯汀。

“这不是闹着玩儿的!很危险!”克里斯眼睛看着前方,猛打方向盘:“你们可别在华多的婚礼上节外生枝!”

肖恩小声念叨:“节外生枝的时候还没到呢。”

“什么?!”

“我是说——”肖恩跟着通讯麦克风里传来的声音一起尖叫起来:“这龙卷风也太酷了吧!”

 

这的确是爱德华多近年来追过的最美好的一次龙卷风。

 

上一次追逐龙卷风是在诉讼结束,他与马克分手之后。爱德华多当时开着车紧逼安全线,摇下车窗将他与马克的回忆全部扔出去。

其中一个CD盒被飓风打回来直径砸在爱德华多手上,割开一个血口。

而他眼睁睁地看着飓风远去。


而他再一次追逐龙卷风,身边坐着自己的未婚夫,好友的声音再一次响起来:“够了!爱德华多——是时候停下来了!”

爱德华多并没有踩下刹车。他浑身战栗,狠踩着油门,车像一匹脱缰的野马依旧向前奔驰,朝着龙卷风不管不顾地追逐。

直到路易斯在身侧突然高声道:“华多!”

爱德华多好像从梦中惊醒,回神过来后终于踩下刹车。此时他与安全线仍有一段距离。

 

身后的车队已经被队友截停。他们以为爱德华多这个狂热龙卷风爱好者想要在婚礼上再来一场刺激,现在看车终于停了,笑嘻嘻地等着两人下车。

 

在爱德华多与路易斯下车之后,神父立刻大步上前,众人如潮水般纷纷围绕过去。

年轻神父的声音急促而激动:“今天,是萨维林先生与麦克林恩先生结婚的日子。萨维林先生,你是否愿意——”

 

突然响起一阵巨大的引擎发动声,接着是轮胎与地面摩擦的刺耳声响。

静止的车队中突然冲出了一辆跑车,穿越了人群,朝着龙卷风方向猛冲而去。它驶去的身影像是一匹逐月的孤狼,带着满满的悲愤与孤注一掷。

 

大家的注意力立刻全部被打散,惊讶声与抽气声平地而去:“谁——那是谁?!”

 

在跑车与其擦身而过的一瞬间,爱德华多立刻认出了那个熟悉的侧脸。

“马克!”爱德华多瞬间被夺去了所有理智,在头脑反应过来前他竟然下意识跟着跑车跑去:“马克——停下!你给我停下!”

 

然而跑车在几秒之间已经将其甩得远远的,随后紧跟而上的米歇尔与艾利克斯紧紧抓住了爱德华多,制止小弟再往前去。

 

爱德华多无谓地在两个哥哥的桎梏下挣扎,他朝着马克离去的方向尖利道:“马克——回来——”

肖恩从人群中挣扎着挤过去,他从怀里拿出个小通讯装置,向前一扑扑到爱德华多身边,将装置朝爱德华多怀里一扔:“爱德华多!你冷静下来!这是马克要给你的——”

 

当爱德华多低头的瞬间,肖恩躺倒在地上大口大口喘着气,这场面太刺激让他的哮喘有些受不住,而马克的声音也稳稳地从那装置里传出来。

 

“华多。”

爱德华多瞬间愣住了。他所有的血液在一瞬间冻结。

 

“我在追逐你喜欢的飓风。”

爱德华多马上反应过来,他抓紧了麦克风,厉声道:“马克——你快回来!”

马克的声音顿了几秒。

 

遥望着跑车的人已然发现马克驾驶着车逼近了安全线。飓风与跑车不过几步之遥。

 

“华多,我不会回头的。我会向你证明这个。”

 

爱德华多濒临崩溃,他眼眶通红,大吼道:“我不要你证明什么,你快回来!这不是闹着玩儿的!你知道飓风有多危险吗——”

此刻路易斯向前几步。他站在爱德华多侧后方,很近的距离,但爱德华多并未分给他一丝一毫的注意力。路易斯没出声,只静静看着情绪激动的爱德华多。

 

马克的声音在嘈杂起来的音效里变得断断续续:“我知道,就像我知道你对我有多重要一样。”

爱德华多跪在地上颤抖起来,艾利克斯将手放在他背上,感受到他凌乱而剧烈的情绪。

 

“马克,”爱德华多急促地喘息,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你快回来,就当我求你——我求求你,你快回来!”

 

此刻马克距离飓风已经非常近,他扬起头,看见这美丽而破坏力极大的自然造物。飓风让麦克风里传来的爱德华多的抽泣声不甚清晰。

 

马克低下头,眼前浮现出爱德华多温柔的脸。他放缓了语气,低声道:“华多,既然我有孤注一掷的勇气,那么我把勇气分给你一些,我们能不能重新开始?”

 

他没有去等那个答案,狠踩下油门,车一头扎进了暴风眼。

 

那天对于所有参与了爱德华多与路易斯婚礼的人来说,都是个刻骨铭心的日子。他们看着一个疯狂的人开着车冲进了飓风眼,只为向他心爱的、即将奔赴没有他的人生的爱人证明自己的勇气。

不过几秒钟,那辆昂贵的跑车就被飓风抛到了半空中,在几个旋转后如流星坠地,垂直而落。

 

紧跟其后的安全防护人员急忙冲上前,他们本来是由爱德华多请来为了保障活动安全,察觉到马克的意图后立刻紧追上去,也没能阻止事情的发生。

 

马克在变形的车厢里深深喘了口气,他拽了下身上的防护服,听见车厢外传来紧张的询问声音。他调整了下姿势,闭了闭眼,沉声回答:“我在这儿。我很好。”

 

防护人员坚持扶着马克下车,马克觉得右腿有些疼,好像用不上劲儿,也就随便了。但当他抬头看见伫立在前方的爱德华多后,立刻松开安全人员的手。

马克又向前走了两步。他看着爱德华多,喉头动了动。

 

爱德华多双眼通红,但他却意外地平静,在马克的手足无措之时,只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平声问了一句:“你受伤了吗?”

 

马克摇了摇头。他身后的安全人员道:“他太幸运了——无明显外伤,不过我们建议他去一趟医院做个检查防止脑震荡——”

 

马克立刻大声道:“我没事!”

 

安全人员愣住了。此刻所有的人都一动不动,没有人出声,只看着这场闹剧的主角。

 

爱德华多闭上了眼睛。他深深吸了一口气,眼泪却还是不争气地再度流了出来。他攥紧了手里的麦克风,终于忍不住上前一步将其狠狠砸在马克身上。

 

麦克风砸到了马克肩膀上,轱辘着滚到了地上。

马克面瘫的表情却好像被这一砸给砸出了裂缝,他咬肌紧紧地抽动了两下,目光中流露出了无尽痛苦。

他道:“我知道希望渺茫。但我还是想问你,华多,你会不会跟我走?”

 

此时路易斯突然开口了,他一直站在爱德华多身后,此刻突然道:“艾迪,你可以再选一次。”

 

爱德华多回头,怔怔地看他。路易斯对着爱德华多的眼神,胸膛起伏着,他挤出一个笑容,道:“艾迪,结婚是很重要的事情,你可以再选一次。”

老麦克林恩先生一直没怎么反应过来,此刻听见自己儿子这么说,一下着急了,急忙上前道:“唉——”

路易斯却立刻回头对其父亲道:“Dad!Dad,没关系的。”

 

路易斯对几步之遥的爱德华多道:“艾迪,做个选择吧。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了。”

 

爱德华多的身体开始颤抖。他最终半躬下腰,双臂紧紧环抱住自己,目光空洞,喃喃道:“不,不。”

他紧咬着牙关,突然仓皇地试图穿过人群,离开这里。

“我不要选。我一个都不选了。”

 

米歇尔却突然冲出紧紧抓住了即将离开的爱德华多。他紧攥住爱德华多的肩膀,让爱德华多直视自己的眼睛。

“Dudu!”

爱德华多迷茫地抬头。

“你刚刚没听见吗?这是最后你一次机会了!”米歇尔急切起来,他的视线在路易斯和马克之间狠狠荡了个来回,回到爱德华多脸上:“这是你最后一次选择幸福的机会!”

他感觉到爱德华多的身体好像没那么僵硬了。米歇尔紧紧注视着爱德华多。

他在心底里叹气。

他曾经说过爱德华多与艾利克斯才应该是亲兄弟,但那只是气话。米歇尔知道,爱德华多在内心深处,与自己一样倔强叛逆。只是老萨维林先生在深深影响了艾利克斯之后,又将自己的威严紧紧压在了这个幺儿身上。

爱德华多平易近人,温柔忍耐,但他骨子里那与米歇尔一模一样的疯狂不可能被完全消磨掉。眼下米歇尔觉得,是时候让爱德华多摆脱掉老萨维林先生的影响了。不可能有比眼下更好的时机。

换句话说,若一个人连自己相爱的人,想要的人生都没有勇气抓住,那么他怎么可能真正一生顺遂,幸福喜乐呢?

此刻艾利克斯在一旁静静地看着他们。他对爱德华多投去鼓励的眼神。

 

当爱德华多转过身,路易斯与马克都正看着他。

 

爱德华多向左,便能看见路易斯的包容与温柔。向右,就能触碰到马克不顾一切想要证明的爱意。

他突然觉得非常非常的疲惫与愧疚。爱德华多才发现自己自以为的坚决与果断原来都是不堪一击,实际自己一直在纠结与煎熬。

而陷入其中的路易斯与马克同样不好过。

爱德华多知道,就像米歇尔说的,这是最后一次了。在这一次他应该亲手解决掉所有的纠缠于凌乱,在这以后,再没有反悔或回头的机会。

 

他迈出了第一步。

爱德华多抬头,迎上路易斯的澄澈的眼神。他想起了哈佛的雪,酒吧里交握的双手,酒店前挡住夜雨寒意的外套。

那些落在脸颊的细密温暖的亲吻。总是搭在自己肩上的宽厚有力的手。

他非常非常喜爱并深深感激的一切。爱德华多深吸一口气,在泪水迷蒙中露出一个微笑。

 

当爱德华多站定在路易斯面前,路易斯轻轻笑了下,伸手想拨开爱德华多挡在眼前的碎发。

然而爱德华多的笑容消失了,他眼里流露出无尽的愧疚与悔意。

爱德华多对他轻轻鞠了一躬。

两人视线再度交汇时,路易斯听见爱德华多带着哭腔的声音。

“路易斯,对不起。”

 

远远站在一边的马克显然听到了。在爱德华多超另一方向而去时,他的脸色已然灰暗下去,此刻突然僵住。

 

而爱德华多倒退着走了几步,毅然转过了身。

他朝马克奔跑而去。此刻一切都不重要。

来参加婚礼的宾客不重要,老萨维林先生不重要,爱德华多的自持与骄傲不重要,因为当马克开车朝龙卷风呼啸而去时,他不仅碾碎了自己的傲慢和冷漠,也碾碎了以上一切。

 

马克呆愣愣地看着爱德华多到了自己眼前,然后被抓住了手。他的双腿被爱德华多带着干巴巴地动了两下,然后马克才随即反应过来。

他紧紧回握住爱德华多的手,与其一同奋力奔跑起来

 

他们路过了依然没什么作用的神父,穿过了围观惊讶的人群,抢了克里斯的车。

爱德华多跳上了驾驶座,而马克坐上了副驾驶。

爱德华多在踩下油门之前,转头看了一眼马克。马克正注视着爱德华多,他的眼里是威力堪比飓风的庞然海洋。

此时此刻,爱德华多拥有马克全部的注意力。

 

“我们去哪儿?”车辆离开平原,冲上高速公路时,爱德华多轻声问。

马克愣了下,脸色随后严肃起来:“去注册结婚。”

愣住的人换成了爱德华多。他看向马克。

 

两人对视一会儿,终于破涕而笑。

 

爱德华多开着车,而马克用手机定位了最近的市政府,接着他的背脊垮塌下来。马克舒服地窝进了柔软的车椅坐垫中,迎着阳光闭上了眼睛。

他刚刚打赢了一场艰难的战争。

 



END

评论 ( 27 )
热度 ( 2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