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言寺

成一场意外

© 不言寺 | Powered by LOFTER

【TSN】【ME】单身战争09

马克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将电脑放入双肩包,离开公司时戴着卫衣的帽子,像个潜伏在人群里的特殊任务者,只是在穿越过Facebook大厦时一路皆是恭敬的目光。

他在路边踢踏着运动鞋,鞋跟相碰间拿定了主意。马克转身沿着路向前走去,从停车场里提出肖恩的新车。

这车肖恩刚刚买到手,人就被马克打发去出差了。这绝对不是他在爱德华多那里说了什么话的缘故。

 

到达与米歇尔的约定地点,马克早了一分钟。这是因为路上畅通无阻,像是红绿灯都在为他开道。

米歇尔却是卡着时间点,在马克落座的下一秒,他的身影出现在西餐厅的门口。

马克对侍者打了个手势,米歇尔自如地拿过菜单,点了两份牛排。

“我不用餐。”

“不是为了你。”米歇尔冷淡道,像是对面坐着的不是他的合作共赢者,他对侍者吩咐:“半小时后上菜即可。”

 

待米歇尔转向马克,他恢复了那套淡定的模样,马克依旧没什么表情,只是他们知道彼此相厌,这让谈话进行得非常直白且流畅。

把艾利克斯搞落马不是什么难事,对于马克而言,这世界太小了,萨维林家族企业的股东方不少对着新兴互联网投资跃跃欲试,他只需要打几个招呼。

而米歇尔,显然绝不会卖了爱德华多,或者爱德华多的现任男友。他挺喜欢路易斯的,但他讨厌马克。

可是他也不需要这么做,马克要的只是一些无关痛痒的消息。他甚至连在爱德华多身边吹吹耳边风都不必做。

这让米歇尔对马克的骄傲与自信有了更深一步的见解。他甚至开始打击马克,纵使这不符合合作原则。

“你不会成功的,Dudu的决心比艾利克斯的执拗还要有过之无不及,就像他当时一定要辞了雷曼的实习去找你,父亲的大发雷霆都挡不住他。”

马克的脸在灯光晦暗处,神色无变化,倒是不悲不喜。从表面上看他不曾被触动。

米歇尔屈指推开面前的柠檬水,他拿起牙签小心挑蜡烛的灯芯。这家西餐厅的氛围尤其好,归功于他们在情侣专座处提供的香薰蜡烛。米歇尔为了定这个位子,排了许久的时间。

“现在他喜欢路易斯,你作为前男友没任何优势。毕竟——回忆就是回忆,没任何力量。”

马克在几秒后淡淡开口:“他还爱我。”

米歇尔看着他微笑,些许怜悯。

马克勾起嘴角:“前段日子见了你和艾利克斯一面,在某个酒会上。我也看不出来他有多喜欢你。”

“所以?现在选择权不在艾利克斯手上。”米歇尔抬起下巴,他看着那不久将被点燃的蜡烛,目光堪称深情。他慢慢道:“他只有接受的份。”

“你并没有评判我的资格。”

马克起身离开前冷冷道。

 

十分钟后,艾利克斯出现在西餐厅。他走到米歇尔面前,米歇尔正在抽一根雪茄。袅袅的烟在他修长的手指间缠绕。

米歇尔并未抬眼看他,艾利克斯落座后,他才惊觉般抬起眼,微笑:“你来了啊。”

无限欣喜的模样,像是往日在国外留学的时候,艾利克斯抽空坐飞机去看他,二十岁的青年欢喜雀跃。

米歇尔问他:“你要抽根烟吗?”

艾利克斯摇头。

米歇尔笑得更开心,他的手伸过去,指尖夹着那根自己抽了一半的烟,抵在艾利克斯唇边。他命令艾利克斯:“张嘴。”

 

路易斯的故事唤起爱德华多许久之前的记忆。

七八岁的时候父亲曾带爱德华多兄弟三人去过某地度假避暑。当时恰逢某个家族也在同个度假别墅区,他们的地方离景区与草原都非常近,而那正是路易斯第一次遇见爱德华多的时候。

米歇尔口中所谓的私奔,不过是在家挨了打的路易斯逃出门,恰巧碰到一个在路边等哥哥的小男孩。

“那时候你怯生生地走过来,”路易斯的嘴唇贴在爱德华多的额头上,他似乎回到了很久之前的那个夏天:“我当时恶狠狠的模样竟然没吓走你,你就那么天真柔软地看着我,伸手擦我的眼泪。”

一个因母亲早逝,与父亲关系恶劣的小男孩,融不进家族里同年龄段的孩子群。但是他偏偏遇到了爱德华多。

因为备受宠爱,所以对待一切都善良温和的孩子,看向他时毫无傲慢与轻蔑,反而因路易斯的狼狈,那双漂亮的眼睛流露出心疼与悲伤。

“当时……”一些记忆从爱德华多的脑海里浮现,他轻声问:“是我提议的吗?关于——”

“私奔?”路易斯轻轻笑了。

他的笑声带起胸膛的微微震动,爱德华多不好意思地锤他。

路易斯反而更加用力地抱紧他:“是你。是你提议带我去散心,去看你在白天时候发现的漂亮的溪流。后来我们走丢了,在草原里,飒飒的风声,还有漂亮的夜空。当时我们坐在石头上,我心想我再也不要回到那个虚假漂亮的别墅去了。”

爱德华多想起了别的事情:“我们后来被家人找到了,你被你父亲责怪了吗?”

“没有。”路易斯告诉他,“因为他吓坏了。后来反而对我不再那么凶。”

爱德华多松了口气,他无意识地点头。

路易斯亲他的鬓角,继续道:“后来我们再也没有见过,但我记住了你的姓氏,在哈佛凤凰社的新生选拔上,我一眼就认出你了。”

“什么!”爱德华多惊讶,抬头看他,对上路易斯满是爱意的眼睛,“为什么那时——”

“你当时身边有别人。”

爱德华多一时滞住。他那时有了马克,他和马克还在一起。那时候他心里满满的都是马克。

路易斯轻声叹息:“有时候我觉得,如果早一些追求你,或许你不会被他伤的那么狠。但是转念一想,你并不是恋爱脑的小姑娘。

马克自有他的优点,你爱上了一个与你同样优秀的人,自然不可自拔。那么能做你伤心时候的停靠点对我来说也是不错的。只是我不能确认。

艾迪,我不知道你愿不愿意留在我身边。如果你觉得——”

爱德华多径直吻上路易斯的嘴唇,堵住他后面的话。

分开时爱德华多眼里已有泪意,他轻声说:“傻瓜。”

路易斯定定看他,深吸一口气,再度把爱德华多拉近怀里。他像是终于找到了宝藏的探险者,或是长途跋涉后见到家门灯光的旅人,终于能放下不能安定的心。

 

这个晚上艾利克斯在米歇尔怀里沉沉睡去。米歇尔在黑暗里看他许久,用指腹压平他皱起的眉头,将被角为他掖好。

爱德华多在读书途中困倦入眠,路易斯轻手轻脚把他自客厅抱到卧室。

 

马克在新家送走达斯汀和肖恩,在窗户处看着他们的车开走。

然后他的房子瞬间寂静而空荡。有一股莫名而来的风在庞大的空间里游荡,从马克的身边而过。

马克走到卧室,从背包里拿出笔记本,打开投影。他在床上躺好,打开视频,带好耳机的瞬间爱德华多重新回到他的世界。

巴西青年温暖的声音道:“马克,快放下代码吃点东西吧,难道你是小机器人吗?”

马克僵硬的脸上浮现出笑意。

 

“小机器人有自己的星球,你什么时候到地球来,又什么时候回去呢?”

 

视频里的爱德华多酒醉七分,说话的声音像是在吟唱某首歌谣。

 

马克闭上眼睛。他知道,这首歌谣早已融入他的血液,预定他的余生,生生不息,永无止境。

 

这对于马克是个不太难熬的晚上,至于知道爱德华多与路易斯同往迈阿密的消息,已经是几天后了。




评论 ( 21 )
热度 ( 1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