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言寺

成一场意外

© 不言寺 | Powered by LOFTER

【TSN】【ME】单身战争08

萨维林家族企业发生的事,爱德华多似曾相识。

因为迁来美国后家族身家缩水大半,企业疲劳于与地方政府和土著产业的扯皮纠缠,发展并不那么尽如人意,经过十来年的努力,才算站稳了脚跟。

七年前长子艾利克斯接手了公司总经理的工作,年纪轻轻但富有远见,他的谋略和才智曾一度让公司顺风顺水。但不知为何这两年艾利克斯疲态尽显,他为公司制定的发展计划曾一度暂停,手下的人才与心腹出走的出走,辞职的辞职。

前一阵子艾利克斯为公司争取了一个大项目,算是让全公司的人精神一振。然而爱德华多那晚了解了全部情况后才知道,这个项目竟然是个金玉在外的空壳。

公司不仅在前期投入的人力物力全部作废,而且想要及时止损也不那么容易,竟然一时陷入进退两难的局面,损失惨重。

作为项目的推手艾利克斯难辞其咎,他在董事会上表示会承担全部责任,辞去总经理职位,同时将功补过。

然而最后的结局竟然是董事会一致表决,让艾利克斯彻底离开公司。

爱德华多的第一反应是不相信,因为父亲纵然严厉但不会如此心狠,况且这是萨维林家族的企业,父亲手里握着大半股份,艾利克斯走了,让谁接手?

母亲在电话里告诉他,米歇尔与爱德华多的一位表哥会进入公司暂时担任总经理的工作。

爱德华多心里咯噔一下。

放在平时他断断不会冒出这样的念头,但是人生曾给他上了重要的一课,他摔的跟头疼痛与淤青还未完全散去。爱德华多拿着手机,嘴张了又合,也没能问出口。

而母亲的沉默无疑印证了他的猜测。

 

爱德华多去找了父亲,知道父亲手里百分之三十的股份转移到了米歇尔名下。

爱德华多静静在书房里立着。好一会儿他才转身出去,经过客厅时米歇尔正悠哉悠哉地将鱼饲料扔到鱼缸里,他哼着好听的调子。爱德华多停在那里,看了他好一会儿。

“有什么事吗?”米歇尔仿佛在注意到他,停下来转向爱德华多,微笑着。

爱德华多不自觉后退一步,摇摇头。他听见自己干涩的声音:“大哥呢?”

“在楼上房间里。”

米歇尔的表情非常温柔,好像他还是那个心性自由,流连花丛,亲爱家人的萨维林家二公子。

 

爱德华多终究没有去敲艾利克斯的房门。他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也许是因为不愿见到狼狈而自责的大哥,爱德华多非常明白艾利克斯现在的感受——恨不得找一个没人的地方永远的躲起来,怀疑一切包括自己,甚至恨不得睡下去永远不要再醒过来。

艾利克斯现在需要独处。

爱德华多明白这一点,他需要和大哥谈谈,但不是现在。

那股剧烈的疼痛感需要缓一缓,人的头脑才能恢复些清醒。

 

在爱德华多走后,米歇尔走上二楼,推开艾利克斯的房门。他拿了一杯柠檬水,说话的声音很动听:“我给你拿了点喝的。”

艾利克斯斜靠在床上,他正看一本书。当米歇尔坐到他的床边,把水杯递过去时,艾利克斯没有去接。

他只是静静坐在那里,看一本讲着古希腊文明的书,低垂着眼睛,浓密的睫毛让苍白眼睑上的青色显得发黑。

米歇尔的手在半空中保持了一会儿,随即他啧了一声,伸手抽走那本书随意丢到地板上。然后直接抓住艾利克斯的下巴,拇指按压他的下唇。

艾利克斯仓皇间抓住他的手腕,一挣扎衬衣滑开,露出新鲜、斑驳的吻痕。

米歇尔俯身亲了亲他的眼睛,将柠檬水抵到艾利克斯被迫张开的唇边:“喝水,你不想让我生气的。”

“我自己喝。”艾利克斯小声说。

米歇尔直直看着他,眼里浓黑一片。他最后歪了歪头,露出一个顽皮的笑容:“不行。”

 

回到纽约,艾利克斯的公寓里只有爱德华多一个人了。路易斯乘了下午的班机,在半夜时分到来。

爱德华多见到他的时候觉得整个人放松了。

他将全部的事都将给路易斯听,在后面时不自觉地微微发抖,而路易斯马上走过来走到他身边,紧紧地拥抱他,试图用身上蓬勃的温度温暖爱德华多。

爱德华多靠在他的怀里,深深吸气。

“没事了。”路易斯抚摸着他的头发,轻吻他的发旋,小声说:“等睡醒一觉,明天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爱德华多低声说:“我只是不明白。”

路易斯沉默。他只能听着爱德华多的诉说,却无法跨入这个家族纠结的血缘亲情中。路易斯无法提供什么帮助,只能为爱德华多提供一个可以依靠的地方。

但爱德华多为此深深感激。

几个时辰溜走后,爱德华多感觉好多了。他犹豫了下,还是诚实地告诉了路易斯,他和达斯汀见面,而马克意外到来的事情。

纵使他没有将对话一字一句复述,聪明如路易斯,自然才得到大概。

 

这是情侣间必备的忠诚,爱德华多是这样想的,但是说完后,路易斯平静地看着他,却让爱德华多心里微微发慌。

“你生气了吗?”

路易斯摇头,他低了下头,重新看向爱德华多,眨眼间竟是说不出的疲惫。过了一会儿,他开口:“我只是在想,你会后悔吗?我知道你曾经多喜欢他,而现在他后悔了。”

爱德华多沉默了下:“你怎么会这样想呢?”

路易斯抬起手掌擦了下脸,他用力呼吸,重新看向爱德华多:“你不知道,我嫉妒他,要承认这一点不容易。总之——”

说出后面的话,路易斯看起来很是艰难:“如果你后悔了——”

爱德华多握住他的手,食指轻轻擦过他的手背与关节,路易斯没有说下去。

“你也不知道,我有多感激你出现在我身边。”

路易斯看着爱德华多,而爱德华多坦荡回视:“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聪明的人应该专注于当下,我的大心理学家。”

几秒过后,路易斯猛地吻了他。路易斯捧着爱德华多的脸颊,反复、轻柔地让他们的嘴唇相互磨蹭,他喃喃地:“你真的——看来是时候了。”

 

路易斯抽离少许,在极近的距离里,他们的双眼里映着彼此。

“我要告诉你一件事。”

 

当梅琳达走进马克的办公室里时,下午两点的办公室里因遮光窗帘而漆黑一片。她直径拨开厚重的帘子走进去,随手打开落地灯。

马克随机醒来。他睁开眼,在自己的位子上一动不动,只抬眼看向来人。

梅琳达一眼看出来,马克身上的外套是那天他自医院回来时身上披的那件。那是爱德华多萨维林的外套。

她暗暗在心里叹气。

 

“我都听说了,”梅琳达坐在了马克的办公桌上,“我正和男朋友好得如胶似漆,你这边小萨维林就跟哈佛校友跑啦?”

马克没吱声,目光悠悠荡荡,从梅琳达脸上落到自己的笔记本屏幕。

梅琳达顺势看过去,看见无声的循环视频。

 

镜头离萨维林极近,爱德华多甜蜜的焦糖色眼睛与笑意,都属于他对面的那个卫衣小卷毛。视频里两人双手交握着,应该是在进行游戏之夜的某个项目。

 

梅琳达再度叹气,重重地。她伸出手,意图关上笔记本:“过去的事就别再想了,未来还有大把的姑娘和小伙子等着你——”

“别碰。”

梅琳达愣住。

马克再度重复,冷冷地:“别碰。”

他的视线始终不曾离开视频画面。带着浓重的眷念,与深深的渴望。

 

梅琳达僵了几秒,缩回手。她不可思议地看着始终不曾看向她的马克。一股巨大的寒意从心底缓缓升起。

梅琳达恍惚间意识到,或许她从不曾见识过真正的马克。

她曾经一直以来自以为熟悉的马克,只是属于眼前这个人的,很小的一部分。

 



评论 ( 26 )
热度 ( 19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