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言寺

成一场意外

© 不言寺 | Powered by LOFTER

【TSN】【ME】灵魂之疾33

几千万观看直播的观众大约都屏住了呼吸。

Eduardo怔怔盯着屏幕里的那人。

Mark直视着镜头,他微笑了下,暖意融融。

“我希望你能听到我说的话。”

“耶稣偏爱我实在太多。我的命运里有能完成的梦想,有家人朋友,有数不尽的财富,也有你。后来他老人家一定是后悔了,才让我们这样一次次分离。”

“你走的时候我告诉你,一定要记得我爱你这件事,现在想想或许我太自私。如果没有能一起度过的余生,今后千万别让它成为禁锢你的枷锁。”

“你可以去爱别的人,找一个懂得体贴包容你的人,不过别带着他来我坟墓前看望我,毕竟我还是会嫉妒的。也别让找第二个混蛋的天才,他们都太以自我为中心。”

“如果你再被伤害一次,就算坠入地狱我也会爬出来找那个人算账的。”

Mark眼里的蓝色是波光粼粼的大海。这个常常被认作是冷酷无情的暴君的男人此时展现出了他全部的温情,在生命的最后五分钟。

“还有一件事,我必须要告诉你。这些日子我一直在想它,一直在想,我拼命想着除我之外能伤你至深的到底是什么,后来我知道了。”

“Wardo,你要知道,你永远值得被爱。”

“我指的是你一直想要的那种,你的父亲和我都曾经大错特错。即便你没有上过哈佛,你不是那个一个暑假能挣三十万美金的天才少年,你的父亲也应该紧紧拥抱你。即使你不是最称职的CFO,即使你对Facebook有过错误的认知,我也应该紧握住你的手,不让你离开我身边。”

“Wardo,在你今后的人生里,你一定要牢记,你值得所有的最好的爱。”

 “这是最重要的事情。”


泪水从Eduardo的眼里溢出,他的脸被咸涩的液体浸得生痛。心脏似乎被无形的手紧紧攥成一团又快速松开。

曾让他的人生陷入无望的窒息,曾让他亲手把自己逼入绝境,罪魁祸首如今被Mark亲手挖了出来,展现在Eduardo面前。

Eduardo曾一直拼命地付出与向上,试图获取自己想要的亲情与爱情。但他忘记了,这二者原本就是无条件的。

它们让世人为之颠倒跟随,拼命赞颂与追求的珍贵之处,就在于它们是人们内心深处最纯粹的情感。独立于价值判断,独立于金钱势力,它们与生俱来,无法控制,它们脆弱至极却又极其擅长苟延残喘,在奄奄一息中仍旧能支撑人们的灵魂与精神。

如今Mark对他说,wardo,你值得所有你想要的。

你可以放过自己了。

Eduardo终于醍醐灌顶,犹如大病初愈。

 可是治好他的人却即将与他死别。


直播还在继续。Mark的视线移开几秒,他似乎在看时间。

“Facebook的员工们,请你们依旧坚持去创造新事物与改变世界。我的肉体会消失但精神不会,我与你们同在。爸爸妈妈,还有姐姐们,我爱你们。Chris,Dustin还有Adam以及所有的我亲爱的朋友,我爱你们,我请求你们在我离去之后帮助我的爱人Eduardo以及我们的女儿。”

Mark短促地笑了一下,他温柔地说:“Sara,爸爸爱你。”

 

同时,Sara将面庞埋入Eduardo的胸口。

 

“Facebook之所以会改变世界,因为它挑战了当时所有的权威阶层与固有观念。我们不惧怕强权追求自由与发展,亲爱的人们,我们热爱这个世界是因为我们从不惧怕他的黑暗,我们相信终有一天世界将会变成我们想要的那个样子——”

 

视频突然黑下去。

 

气氛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这他妈怎么回事!”

Dustin扑到电脑前拼命刷新页面,他疯狂地敲打着F5按键,盯着电脑仿佛那突然变成了什么罪大恶极的杀人凶手之类的。

最后他用拳头猛地砸向桌面。“这他妈——”Dustin啜泣的声音响起:“怎么就这样了呢——”

 

Sara紧紧攥着Eduardo的衣角,她抬头,看见Eduardo毫无血色的脸上一片空洞。

 

Sean僵坐在那里,他神经质地反复念着:“这不对,这不对——还没到五分钟,还没到五分钟呢——”他猛地跳了起来,来回走着。他的手像中风人士的手一样,在剧烈抖着。

 

屋内的座机突然尖锐地响了起来。

 

Eduardo抖了一下,好像从某个梦境中被生生拖了出来,他的眼神恢复焦距。他下意识站起来,然而身上的Sara拖住了他的脚步。

Sean已经拿起了电话。

 

每一秒都拉得无比漫长。


即使是在几十年后,Sara也记得这一天发生的所有事情。

她记得视频里父亲无畏而骄傲的脸,温情的一字一句。

记得Eduardo在视频被切断后一瞬间冰凉的双手。

记得Dustin趴在茶几上啜泣,眼泪大滴大滴从他脸上滚落,在木质面上积成一小滩。

 

同样地,Sara记得在Dustin与Eduardo都不知道这通电话的来源时,她好像获得了神谕一般,如毯产生了奇特的心灵感应,着促使她望向了握着电话的Sean。

Sara看见Sean一开始呆滞平板的脸上,慢慢拉扯出类似哥谭传说里小丑的笑容。

喜悦在承受了巨大打击的人心中绽放,但因为剧烈情绪而造成的肌肉僵硬以至于无法适当的表达。Sean挂着那副奇特而滑稽的表情,转向屋内众人。

“找到人了——视频切断是因为强攻开始—”

他嘴唇哆嗦着,最后的声音因为强挤出嗓子而尖利又破碎——

“Mark已经被猎豹突击队营救出来了!”

 

Chris利用他工作的便利获取了第一手消息,并及时通报给所有人。然后Dustin不得不赶回Facebook稳定军心,以至于不能第一时间去迎接Mark。为此他怨念许久。

前去接人的队伍在一处拥有高度安保的机场等待,一开始只能看见黑压压的特警制服,像是汹涌而来的黑色海洋。等到近了,才看见一个慢腾腾的被一左一右两位高大警察夹住的小个子。

小个子有一头卷毛。他还穿着那天离去时的衣服,脸苍白而麻木,眼睛颇为平静的在人群里扫了一下。然后他的视线定住在某个地方。

Mark的嘴唇抿成一条线,他停在那里。


而在亿万人忧心忡忡于Mark的生死安危的此刻,Eduardo在人群的重重包围下,在Mark直勾勾的注视里,大步走上前,紧紧拥抱住Mark。

 

Chris也上前了两步,他本想把手放在Mark或Eduardo的背上,但最终还是没有。他就这么看着他们,眼里有笑意和潮湿。

Sean大笑两声,上前转移开官方媒体摄像机的镜头。

Mark在Eduardo怀抱里闭上眼睛:“我还能见到你,这太好了。”

“你这个混蛋。”Eduardo胡乱地说,他零星着深吸气:“你让我先走,我恨死你了。”

Mark闷笑两声,他松开紧紧环着Eduardo的手,改为捧住他的脸,温柔地吻了上去。

 

这一吻的瞬间在各大社交网站上热传。

在因流量巨大而不得不加班加点维护服务器的今晚,脸书的员工们工作着并幸福着。推特、汤不热等网站的员工整个白天都在祈祷隔壁CEO平安,今晚就真心实意地继续诅咒Mark Zurkerburg。

至于Mark与Eduardo亲吻的图片后来出现于各种同志维权的活动中,为平权活动贡献巨大,那就是后话了。

 

Dustin和Sean都叫嚷着要开派对,这大概是他们曾经能混得相当不错的原因之一,虽然现在两人谁也不和谁说话。Chris拉走了他们,理由是Mark需要休息。

“二人世界?哈!”Sean竖着眉毛:“你说的是Mark和电脑吧!”

Dustin站在对立面,他非常赞同Chris的想法:“其实应该是三口之家,不过我觉得Mark要和wardo正式和好啦!这一场绑架的功劳!”

Sean咂咂嘴,他看了眼房间另一头紧紧挨着坐在一起的两人,他们正手拉着手呢!说真的,一刻也没有放开过,是用502胶粘在一起了吗?

他非常非常地不甘心。但是Sean又有些愧疚——如果没有他故意激怒Mark来刺激Eduardo,绑架不会成功得这么容易。

光天化日之下直接从硅谷带走科技界大佬?

好像美国梦是一场笑话似的!

所以被Chris和Dustin一左一右监视着带走时Sean稍微配合了些。

 

Mark陷入沙发里,他枕着Eduardo的大腿。他一直保持着与Eduardo的身体接触。Eduardo轻轻梳理着他的头发。仔细查看他的伤。

“只有脸上这一点。”Mark握住他的手指,在唇边轻吻:“我没吃什么苦头。”

“大概他们还想着能拿你换一点什么。”Eduardo小声说。他专注地望着Mark的眼睛,用那种很久不曾出现过,熟悉的眼神。

这眼神曾经存在与哈佛的道路上,柯克兰宿舍里,和加州的别墅中,如今再一次出现了,并让Mark深深为之着迷。

Mark撑起上半身,去碰Eduardo的唇。

将吻未吻之际。

“嘿。”Sara在两人背后出现了。

Mark停住动作,Eduardo轻咳一声,转过头去:“亲爱的,过来。”

Sara坐到两人之间,她的腿同时触碰着Mark与Eduardo身体的某一部分。Sara非常平静。

在她见到Mark走进家门的那一刻,她就很是冷静地打了招呼,至今表现得情绪毫无波澜,甚至有些冷血。

Eduardo知道是怎么回事。

这父女两个简直一模一样。

 

“我想你有些话相对Mark说。”Eduardo摸了下她的头发,他轻声说:“我要去下厨房,给我们沏些茶来。”

然后他走了。

Mark揽住Sara瘦小的身体,他仔细看着她的脸,这是与Eduardo非常相似的一张脸,再过些年,将会拥有属于自己的美丽。他在心里万分庆幸他还有机会见到。

“吓坏你了吗?”Mark捏捏她的手,他真的不善于安慰,像摆弄玩偶一样触碰Sara,“我想不会,你是我见过最酷的小孩啦,这是因为你像我。”

Sara耸耸肩:“你小时候可没经历过家人被绑架吧。”

“那时候我们家没什么被绑架的意义。”Mark笑起来,他发现他的笑容与Sara相似,但他不会为它下一个“羞涩秀气”的定义。

“你知道吗,我居然真的曾经幻想过这个。我的姐姐们,她们聪明而刻薄,热爱打击我。有时候我就幻想她们被绑架了,而我能用我的聪明才智去解救出她们,然后羞辱她们,让她们承认我比她们聪明。”

“耶稣啊,”Sara倒抽一口气:“你那时候可真是一个古怪的小孩。你的家人居然能忍受你。”

Mark对她眨眨眼。

气氛轻松而愉悦。

过了一会儿,Sara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她又恢复了一片空白的表情。

而这时Eduardo还未回来,Mark有些不知所措。

Sara站起身,她看上去就是要离开了,而她向Mark的方向迈了一步,或许是在找拖鞋——嗯?


Sara抱了他一下,在他耳边说了一句话。

“我也在忍受你,爸爸。”

 

啪嗒啪嗒的拖鞋声消失在楼梯尽头。

Eduardo端着茶杯回来了,他如同朱古力般甜蜜的眼睛里带着狡黠的笑意。

Mark将他拉下来,热烈地吻他。

 

“嘿,嘿。”Eduardo躺在床上,在Mark的房间里,他看着刚从浴室里出来的Mark,懒洋洋地:“现在这是我的房间了。”

Mark不回应,他只是跳上去,带着潮湿水汽的头发蹭到Eduardo的脸,他像只小狗一样又亲又舔。Eduardo轻轻的笑声,像一只羽毛在搔Mark的心。

Mark最终在他身边躺下,上半身紧贴而下半身尽量远离,他低声说:“晚安,好梦。”

Eduardo静了会儿,他抱住Mark的腰将人完全拖到身边。

然后他亲吻Mark的额头:“晚安。”

这一晚睡眠甜美而踏实。

似乎所有的不安与伤害都将在第二天醒来后离他们远去。

 

他们所不知道的是,第二天Sara将会是家中最早起床的那个,然后她打开不断被按响门铃的大门,颇为惊喜地看到她的两个叔叔。

Michelle的微笑无懈可击,Alex将她抱起。

然后他们告诉Sara,是时候回家了。






评论 ( 54 )
热度 ( 31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