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言寺

成一场意外

© 不言寺 | Powered by LOFTER

【TSN】【ME】灵魂之疾28

Mark钻进了Eduardo的被子里。

 

在视线失去那人身形的瞬间,Eduardo被酒精弄得迷迷糊糊的大脑完全没反应过来,他呆滞地看着下方突然隆起的被子。至于裤子被扒下,一双带着薄茧的手按在他的腰胯上等等触觉,传递到神经的时间也有延迟。

所以当那湿软黏糊的感觉,带起一阵久违而甘美的酥麻感从尾椎直冲到后脑时,Eduardo只能急促而吃惊地喘息了一声。

他看不见Mark,手臂无意识地挥舞着,隔着被子触碰到Mark的头顶,又因为那人重重的一下吮吸而瞬间失去力气,软软地搭在了那里。

 

Mark服务得相当卖力。他在这方面不怎么太擅长,可是当他这种高智商人群想认真对待一件事儿的时候,往往能做到八九不离十。

他需要,在此时此刻,他想要触碰到Eduardo。

可是Mark不能再冒冒失失地去做这件事了,他还记得之前,就在这张床上,Eduardo因为他急于亲近的渴望而恐惧地蜷缩起来,他尖叫的声音像是濒死的悲鸣。

Mark现在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他想要触碰Eduardo,以及Eduardo是快乐的。

于是他像是捕食的豹子那般,迅雷般的速度将他的小鹿捉到爪子里,然后用他锋利的爪子,笨拙地梳理美丽的生物那暖棕色的毛。

他希望它会因此舒服地眯起眼睛,以至于疏忽掉身上那游离的爪子是曾经带来过伤害的。

 

在天鹅绒被子下,起伏的肌肤,身体轻微而曼妙的扭动,和湿热的汗水,满满的都是Eduardo的味道。

 

这感觉非常熟悉,像是长大成人后吃到的童年最爱的糕点。糖渍的甜味在口腔里融化并蔓延。

在Facebook拥有的第一个正式办公区域里,Eduardo第一次让Mark尝到这甜味。

 

那甜蜜的红唇,性感的喉结,缠绵的呜咽声,Eduardo埋在他两腿间的时候,操,操,Mark一瞬间脑海里响起巨大的轰鸣,什么都不重要了,也许Facebook正在完成重要的更新,也许某个投资人正在火急火燎地想要找到Mark,也许Dustin正在一张便利贴上写下You are an asshole,可是当Eduardo对他笑着,羞怯而自动地对着他的小兄弟埋下头去的时候——

Mark只想溺死在Eduardo动人的声音里。

他想和Eduardo融为一体,骨血相缠。所以Mark紧紧抓住Eduardo,在那个时候,他剥下Eduardo的衣服,他凶狠地冲撞进去,他紧紧抱住他的身体。

在汗水与疼痛里,Mark为他即将失去Eduardo而涌起最撕心裂肺的疼痛。

 

那时候Mark还不知道,命运已经安排好了所有的巧合,将人生的幸运与不幸一次次重演之后,Mark才能明白,他的亏欠始终要归还。

 

Mark整个钻进被子,在Eduardo身边躺下后,他呼吸着冰凉清新的空气。Eduardo则仰躺着,他的头部微微倾斜,脖颈线勾勒出脆弱而动人的弧度。

他的呼吸声因为释放而有些不稳。

Mark小心地凑过去,额头抵上他的额头。

“——wardo?”

Eduardo闭着眼,看不出喜怒。Mark看着他的侧脸出神。

几分钟后,Eduardo突然动了动,他一条手臂伸了过来,放在了Mark的裤裆上。

还没等Mark作出反应——其实他已经半硬了,Eduardo隔着裤子轻轻抚摸起来。他的动作漫步经心,如同蜻蜓划水,还带着礼尚往来的味道。

可是、可是,这是wardo的手

Mark的呼吸声加重了,他严重缺乏wardo,包括wardo的拥抱,wardo的靠近,和wardo的亲吻,他很久没有——

他想要这个,哪怕很久之前他曾经品尝过更甜美,更令人从灵魂深处产生战栗的东西,但是现在,有这个已经能让他不那么饥饿了。

他非常非常——就在眼下——他马上就要——

 

Eduardo收回了手。

Mark在一片黑暗里满心火热地等待着。

可是Eduardo将全身缩回了被子,他挪动身体,与Mark有了一些距离。再过了一会儿,均匀的呼吸声响了起来,

 

Mark:“…….”

他扯了扯裤子,现下他还穿着牛仔裤。湿热而紧绷。他的嘴角绷得紧紧的,快要抽搐了,也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可是Eduardo就是睡着了。不理他了。

最终Mark因为始终无法平静下来,委委屈屈又轻手轻脚地进了浴室。


你问为什么Mark不能回自己房间来一发手活?

开玩笑,Eduardo没有对他留下来表示不满好吗。

 

在浴室的门关上后,床上的Eduardo睁开了眼睛。

他没有什么表情,眼睛缓慢地转了转。许久之后,他轻轻闭上眼。

Eduardo并没有注意到自己翘起的唇角。

 

第二天Mark被Sara生生拍醒。他迷茫地睁开眼,看看床边面色不佳的Sara,待察觉到床上只有他一人时,只好坐了起来。

“现在几点了?”Mark打着哈欠问她。

“八点半。”Sara道“今天是休息日吗?现在Bob和Chris在做早饭。”

“那你为什么不去帮忙?”Mark小声说:“这是个好机会。”

Sara翻了个惊天大白眼。这时候Eduardo从浴室里走了出来,他裹着睡袍,面上微红,经过Sara时揉了揉她的头发。

“马上就好了,好吗?”Eduardo说着,他扯开被子,为Mark穿着整套衣服睡觉的行为而蹙了下眉,但他没有说什么。

他只是盯着Mark的卫衣和牛仔裤看了几秒,然后将被子抖落开来。

Eduardo用眼神示意Mark不要在床上赖着,然后他询问Sara:“今天吃过早饭我就会送Bob去火车站,你要和我一起去吗?”

“为什么不呢?”

 

在Sara走出去后,Mark询问Eduardo:“你有看出来她的小心思吗?”

Eduardo看了他一眼,继续低头整理床铺。他的面部表情是柔和的,甚至眼底有隐隐的笑意。

“我想这可能是有我造成的,Bob曾经帮我看护过Sara,在她非常非常小的时候。”

“这可真浪漫。”Mark喃喃:“那小子看上去笨笨的。”

Eduardo笑而不语。没有那个父亲会高度评价自己小宝贝看上的男孩子。

“他读高中了是吗?不知会考上哪所大学,希望他能考上吧。这是我的一个把柄,等Sara长大后我会用这个秘密来威胁她,她会因为羞愧而不得不答应我一些事情。。”

Eduardo不赞同地看向Mark,他轻轻摇着头:“Bob是个非常善良的孩子,他帮过我许多。”

Mark结舌。他向前一步,又因为Eduardo扬起床单的动作而不得不退后。

“何况小孩子的感情是非常脆弱而美丽的,不管以后她的态度是什么,”Eduardo站在那里,此刻窗帘拉起落地窗放任阳光落进来,让他的面容温馨而美丽,“这都是非常难得的情感经历。”

“你很开心她是个感情丰富的人。”Mark摊开双手。

这场与Eduardo的交谈非常的家庭化,这让Mark内心涌起一阵温暖的浪潮,他认为这是一个良好的开端。似乎从这场谈话开始,一切都步入正轨,这个家庭将会同许许多多幸福的家庭一般逐步走向正轨。

Eduardo说:“我想在情感丰富这一点上,她比较像我。”

Mark于是想起昨晚的一些对话,他摸摸嘴唇,蠢蠢地笑着:“这是件好事。”

“或许吧。”Eduardo将枕头整理好,然后他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房间里只有一个枕头,那么Mark昨晚是怎么睡的?

他不由得看了Mark一眼,在Mark带着笑意的凝视里晃神片刻,继续说着:“希望这不要让她太吃亏。”

Eduardo说完这句话就背过身去,他想找到不知踢到哪里去了的另一只拖鞋。

Mark的笑意却凝固了。

他盯着Eduardo的后背,轻声问:“什么叫吃亏?”

“有些时候她会把一些感情错认。”Eduardo胡乱说着,此时此刻他绝对没有想表达什么,只是将他曾经想过的事情说了出来。

他的视线在地毯和床铺的缝隙间搜寻:“你知道,现在这可能就是。若是女孩子跌了一个大跟头,爬起来没有那么容易。有时候迷恋和憧憬并不是——”

Eduardo终于找到了鞋,他弯腰伸手去拿。

房间里很安静。

片刻后Mark的声音响起:“我先去厨房看看,也许可以帮帮忙。”

他带上门出去了。

 

Mark在楼梯前,看见Sara在沙发上踢着腿,像只小羚羊。Chris和Dustin在摆餐盘。Bob把一盘沙拉模样的东西端出来,抬头看见他笑着打招呼:“抱歉用了你家的厨房,扎克伯格先生。不过Sara表示可以——”

在Mark身后,Eduardo处于门内。

 

Mark深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吐出。他试图在脸上弄出一个笑脸。


他必须装做什么也没发生过。




评论 ( 16 )
热度 ( 25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