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言寺

成一场意外

© 不言寺 | Powered by LOFTER

【TSN】【ME】灵魂之疾11

对于要搬去美国加州这件事,最不满意的人是Sara。

她抱着手臂坐在床上,像是只生气的小母鸡。

“早知道我就不和你一起出去玩儿了。”Sara如此指责Mark,这让后者多少有些手足无措:“我一点儿也不想离开英国,我还要上幼儿园呢。”

Eduardo在旁收拾衣服,他将它们一一叠好,收拾平整。他冷淡地:“你知道你已经快从幼儿园毕业了吧。”

“你之前说我会去上市里最好的小学。”Sara扬起头。

“那是以前。”Eduardo并没有看向自己的女儿。

Mark上前两步,在床边蹲下,平视着Sara:”嘿,我保证,加州的小学只会更赞。”

他的讨好没什么效果,Sara依旧望着Eduardo。

“Bob怎么办?”

Eduardo说:“他已经16岁了,他会去上高中。亲爱的,没有谁离不开谁。”

“哦!”Sara气愤地:“现在你这么说了!那我们为什么非得和Mark生活在一起?”

这话其实有些伤人。

Mark抿紧嘴唇,他抓紧了床单,紧紧盯着Sara看。Sara拒绝和他对视。

“不管怎么说,现在事情已经决定了。”Eduardo合上旅行箱,他站起来:“回去之后你最好自己收拾一部分东西,因为我们不会把所有东西都带去加州。”

然后他迈开长腿,绕过Mark,走出了房间。

 

Mark静静望着Sara。他知道这是自己必须承受的,相比于其他的在子女年幼时不出现,长大一些后又企图来认亲的混蛋相比,Mark已经幸运太多了。

他甚至轻而易举就能和自己的女儿及爱人生活在一起。在他之前的构想里,光是达到这个目标就得花费好长时间。

“你知道wardo有多爱你,”Mark尝试去触碰Sara,没有遭到拒绝,然后他把手放在她的肩膀上。“他愿意搬去加州完全是因为你。是你说你想要看最好的机器人。”

“那是因为我不知道要搬走,好吗!”

Mark拉了下自己帽衫的带子,他说:“不光是机器人。还有好的教育资源,成长环境,和别的东西。Wardo太辛苦了,在照顾你的日子里,而我可以分担这些,在你们搬来之后。”

Sara不再说话。

“你也不忍心让wardo继续这么辛苦,是吧?”

“这都是你的错。”

Mark知道自己快成功了:“当然,我——我想说的是,我会弥补的。Eduardo完全是为了你好,不要和他吵架好吗?”

Sara别扭了一下,然后岔开话题:“你的目的达成了,你很高兴吧。”

“从这点来说,我得感谢你。”Mark诚恳地说:“如果不是为了你,wardo不会愿意回到我身边。”

“从这点上来说,是的。”Sara的眼神有点怜悯:“他还没我喜欢你呢。”

 

两天后,Chris飞回了加州——他有自己的工作要处理,顺便为Sara物色合适的小学。Mark和Dustin则与Eduardo他们一起飞回了英国。他们需要帮忙搬家。

其实没有太多东西需要收拾。

Eduardo这些年似乎在贯彻间接生活原则。然而Mark的脸一直是臭的,自从他们踏进这个街区开始。Dustin则一直不说话。这样该是唯一让Mark满意的事情,他曾经一直嫌他话太多。

当他们见到Eduardo与Sara的家,Mark的脸色才稍微好一点。

房间不大,说实话,也就是Mark在加州房子的两个房间那么大。但是整洁明亮,看得出生活在这儿的人有着不错的审美和心态。

“你不必担心,”Eduardo在Mark结结巴巴地评论了一通这个房子之后,一边擦洗着玻璃杯,一边说:“你的女儿从没有吃过什么苦。实际上,她比这儿大部分孩子都过得好。”

Mark张了半天嘴,只说:“我知道,我相信你的。”

Eduardo勉强微笑了一下:“之所以选择这里——刚搬来的时候我的资金比较紧,后来住习惯了,就没搬走。”

“搬家也是个麻烦事。”Dustin搬了一个大储物箱经过,插了一句嘴。

 

Sara选择了她从小抱到大的玩具,那些书她放弃了,当Dustin问为什么时,她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都在这里。”

Dustin感叹:“老天,你可真酷。你和Mark很像。”

Sara斜了他一眼,问:“之前大家都说我像Eddie。”

“当然,你和wardo一样漂亮。”Dustin说:“而且你也没有Mark那么刻薄难搞,应该是wardo的遗传中和了一下吧。所以,你像他们俩。”

“那么问题来了,”Sara说:“我到底是怎么来的?我同学告诉我只有男人和女人才能生孩子,而男人和男人不能。”

Dustin为这个突然的问题瞠目结舌了一会儿。

他口齿不清地:“其实,我也想知道。但是,我们都不知道,wardo没有告诉我们。Mark没有去问。”

“你为什么不去问?”Sara自己回答自己:“你不敢,你怕他就像我们同学怕Dan老师一样。”

 

在离别前他们与前来送行的Bob一家人送别。连Luke也来了,他叼着烟站在自己老婆孩子后面,哦,烟没有点着。

Maria拥抱了Eduardo,并亲吻他的脸。她说:“记得常联络。”Eduardo对她点头微笑,他们的手掌交握。在过去的几年中,他们曾给予对方巨大的勇气去面对苦难的人生。

Maria从Eduardo的肩膀望过去,看见后面那个拉着行李箱的卷毛小个子,他和Sara有一样的卷发和下颌骨。而她没有问什么,每个人都有苦衷和难言之隐。

每个人都怀抱着这些和命运做着无谓的斗争,最后与自己和解。

“记得帮我向Luke道谢。”Eduardo在她耳边说:“感谢这些年从没有人找过我们麻烦,我知道这是他的功劳。”

“这是他应该做的。”Maria拍拍他的肩膀。

 

Sara对Bob说:“我会给你写信的。”

Bob已经长成了少年,英俊的模样像是云层后的太阳,露出明显的轮廓。他温和了许多,对Sara点头,摸摸她的头顶。

年少的离别。

 

在飞机上。Sara对Eduardo说:“我现在开始感到难过了。”

“这是正常的。”Eduardo垂着眼看她,他说:“那里有我们很多美好的回忆。不过没关系,以后我们会回去看看的,如果有时间。”

“你会难过吗。”Sara软软地靠着他的胳膊,“Papai?”

“我出生在巴西,长在迈阿密,后来又去了别的地方。然后又带着你到英国。”Eduardo淡淡地说:“现在又回美国,我已经习惯了。”

Mark坐在Sara另一侧。此时他开口:“Sara,这没关系的,你不是在与过去告别。你是要去迎接更好的未来。”

然后Mark看到Eduardo勾了下嘴角。讽刺的笑容在他脸上一闪而过,却紧紧抓住了Mark。

Dustin从后面递过杂志。

 

Eduardo与Sara直接搬进了Mark的家。

“你的家真大。”Sara对Mark说:“你很有钱吗?”

“这是我们的家了。”Mark告诉她,然后回答她后半句话:“我想我是有一些的。”

一楼是客房。

Sara安置在了Mark和Eduardo中间的那个房间,Eduardo的房间是落地窗,阳光非常好。Sara欢呼雀跃地贴在了那上面。

“我觉得你会喜欢这个。”Mark涨红了脸,他搓着手对Eduardo说:“我买下这房子就是因为这个房间,我觉得你会喜欢。”

“谢谢你。”Eduardo对他说。他背对着阳光站着,轮廓有些虚化,他像是要透明化了。

“我的意思是——”Mark突然生出一股勇气,他向前两步,伸出手似要抓住Eduardo,说:“从那时候,我就觉得我们应该,我们会——”

“嘿!看我带来了什么!”

Chris的声音突兀地插了进来。他带来了披萨和啤酒。

“这次的披萨味道不会差。”Chris撞了下Mark的肩,“你会满意的,它很像我们在柯克兰时常点的外卖。”

Mark的脸色差极了。

 

他们就坐在Eduardo房间的地板上享用起晚餐。

Dustin终于开心了起来,也许是因为披萨,更大一部分是因为Sara说他们应该坐在一起。他们正在建立起友情。

 

Chris从半开的房门后看着整理自己东西的Eduardo。

“你准备在那里看多久?”Eduardo的声音响起,用饱含着无奈和微弱笑意的口吻。他抬头看他。

Chris于是推门进去。“我说——你,你——”

Eduardo注视着他,摊开自己的手:“我想,我们需要谈谈。”

 


评论 ( 26 )
热度 ( 3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