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言寺

成一场意外

© 不言寺 | Powered by LOFTER

【TSN】【ME】灵魂之疾09

Eduardo在这天从凌晨醒来,看着窗外的天色一点点放亮。然后他起床洗漱,叫醒Sara,带她到一楼大厅吃早饭。

在Sara解决自己的煎蛋时,Mark出现在大厅里。

他正巧看到Eduardo在和Sara说着什么,微垂着头,脸上带着不自觉的真实的微笑。他的眼睛被清晨的阳光镀上一层金色。

而Sara则是一副没睡醒的样子,打着哈欠与父亲交谈。小女孩总是容易走神,在东张西望的时候Sara看见了Mark。

她立刻回头和Eduardo说了句话。随即Eduardo朝Mark的方向看了过来。


Mark的心跳如鼓。他定定与Eduardo对视几秒,挪动脚步朝那边走去。


他坐在了Eduardo对面的位置上,对Sara点点头。Mark压低声音:“早上好。”


Eduardo回应:“早上好。”

Mark看看Sara,他僵硬的脸上露出一个微笑:“嗨。”

Sara笑起来眼弯弯的,她也说:“嗨。”


清晨的Mark思维一向清晰而连贯,这是每天睁开眼就坐到电脑面前码代码加一瓶红牛养成的。但现在他嚼着吐司,眼睛盯着右手咖啡,大脑里却一片空白。

他不知道该和Eduardo说什么。他也不敢贸然和Sara聊天。

Eduardo专注地吃早餐,他切割培根的动作优雅流畅,咀嚼时不发出一点声音,吃饭的速度不急不慢。Mark默默看着,知道Eduardo良好的习惯教养已经刻在了骨子里,又默默看Sara,嗯,Eduardo把自己家里那一套也套在Sara的教育上了。

“今天有什么行程?”Mark试探性地问。

Eduardo的手一顿,他抬头看向Mark,想了想道:“上午我会去公司开会,下午和Sara去购物,如果你有什么事——”

他思索了下:“晚上我们再谈,好吗?”

Mark却道:“今天上午,我可以带Sara。”

“什么?”Eduardo蹙了下眉。

“我是说,”Mark顿了顿,他咽了口吐沫,看向Sara:“在你去工作的时候,我可以帮你看着Sara。”

Mark不认为Eduardo的公司可以允许带着孩子上班——这实在太不专业了不是吗。所以他想当然认为自己是为Eduardo解决了一个大难题。但是Eduardo的回应却不在他的预料之内。

Eduardo捏了下手里的刀叉,他对Mark笑了下,然后同样将视线转移向了Sara。

“你愿意和这位先生留在酒店里,还是和我去工作?”Eduardo的声音像丝绸般流畅顺滑,他对自己的女儿扬了扬眉,“下午我们会去购物,和机器人博物馆。”

Sara声音响亮地回答道:“我当然是跟你走啦,Papai。”

“那么,好的。”Eduardo带着不太明显的心满意足,重新转向Mark,“你看到了,她比较粘我。但还是谢谢你——”

Mark道:“那我可以和你们一起去购物和博物馆吗?”

Eduardo静静看着他。

过了几秒,他平静地开口:“你没有工作吗?”

Mark不自然地抓了抓头发:“我就是专门来找你的,wardo。上午我会在酒店房间里写代码,中午我去找你们,好吗?你可以把公司地址发给我,你还留着我的手机号码吗?”

“当然。”Eduardo重新开始切培根,他转移了话题:“Chris和Dustin还在床上睡觉吗?”


公司为Eduardo定了出租车。坐进出租车里时,Sara趴在Eduardo耳边说:“Papai,那位先生在酒店门口看着我们呢。”

Eduardo当然知道。他太善于捕捉Mark的身影了。此时他从半开的车窗中看向Mark,两人对上视线后,他对他点了点头。

Mark的反应好像是惊讶又或是惊吓。

出租车开走了。


Sara作为一个酷girl,平时是不会依靠在Eduardo身上的,用她自己的话说,她和那些还没断奶的同龄人不一样。

但是现在她感受到了Eduardo的一丝丝异常。

“我说,”Sara伸手握住Eduardo的手指,“你还好吗?”

Eduardo反手包裹住她的小手,他的声音低沉:“谢谢你。”

Sara:“不用客气,但你为什么不开心?”

“我是说,谢谢你选择跟我走……”Eduardo的声音不太真切,因为此时马路上车辆疾驶的声音太大了,他微垂着头,拇指在Sara手背上轻轻划着。

“我没有不开心,只是——”Eduardo轻轻吸了一口气,“Sara,你知道我们不仅只有对方一个亲人,如果——”

“但从我开始记事,我们就只有彼此。”Sara问:“所以那位先生,他是你的亲人吗?”

“他不是。”Eduardo否认的干脆,但隔了十几秒,他又道:“他是你的亲人。”

“哇哦。”Sara眨了眨眼:“其实——”

Eduardo摸摸她的头:“你还挺喜欢他的,是吧。我看得出来。”

“Papai,你说过我们没法选择亲缘,但我们可以选择感情。”Sara稚嫩的声音很是坚定,“你知道无论发生任何事情我都会站在你这边的吧?即使那位先生还不错,但我有你就够了。”

Eduardo吸了一口气,他的声线有些颤抖:“这真是,Sara,谢谢你。”

“你今天说了太多谢谢了。”

Sara离开了Eduardo,她靠回到椅背上,在阳光的笼罩下闭上眼。

她以为他们的对话已经结束了。然而过了好一会儿,当阳光晒得她再次昏昏欲睡的时候,Sara听见Eduardo的声音。

“他叫Mark。”


Mark靠着Eduardo发来的地址到达了目的地。这一切太顺利了,Eduardo的配合让他觉得意外。怎么说呢,那些预想中的抗拒和断绝没有发生,但Mark决没有因此感觉到轻松。

这是因为他感受到的,Eduardo与他之间遥远的距离。

远到即使此时Eduardo就站在他对面,他也不敢上前抓紧他,像他昨晚在梦里做到的那样。

Mark的手插在牛仔裤裤兜里,他穿着与五年前一模一样的Gap。

但Eduardo不再像五年前那样穿着Parda三件套了,他偏瘦的身材裹在一件黑风衣里,衬的他的肤色有些苍白。

Mark直勾勾地看着Eduardo,当对方对他点点头叫他“Mark”之后,他慌乱地回了一句“Wardo”,然后又向Sara打招呼。

Sara直接开口问:“你为什么穿着拖鞋就上街了?”

Eduardo把手放在她的头顶,不甚赞同地叫她的名字:“Sara。”

Sara瘪瘪嘴,依旧挂在Eduardo的腿上。

Mark说:“这是个人习惯,这让我感到很舒服。”他接下来不知道该说什么,紧接着问:“嘿,你想吃冰激淋吗?”

“我不想吃冰激淋,Mark。”


Mark一下子呆在了原地。当他的名字从自己女儿的口中说出的一霎那,他像被什么击中了。

那是陨石碎片的坠落,激起了千万尘埃,铺天盖地笼罩了他的世界。当Mark见到Sara的一瞬间他还没有这样的感觉,当他知道Sara的存在时也没有这样的感觉——在这些天他像一直活在梦里。而现在他苏醒了,因为Sara软软的一声“Mark”。

他的世界被叫醒了,血液加速沸腾又欢快地流淌在身体里,Mark好像身在云端又好像在加速坠落,恍惚中他心想,这就是血缘的影响力吗?




评论 ( 18 )
热度 ( 27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