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言寺

成一场意外

© 不言寺 | Powered by LOFTER

【TSN】【ME】灵魂之疾06

Mark在思考。

他总是思考很多东西,且是多线任务,无数新的想法在他的脑海里相互碰撞,哗啦啦的火花闪耀。

新闻媒体称赞他为机器人。

说真的,这是赞美人的话吗?不过Mark不在意,能让他在意的事情不多。

能让他在意的人也不多。

而现在他神经质地咬着手指,脸色苍白喉咙里发出咯咯的奇怪声音,他的腿盘在凳子上,要被过于宽大的Gap外套盖上一半了,这不错,因为Mark此时此刻感觉很冷。

一股寒意从他的心底生出,冻结了热烈奔腾的血液,柔软温热的血管,和高效率运转各种绝妙思维的大脑。

一切只是因为Eduardo。

 

如果别人知道这件事——Mark因为Eduardo而变成这副鬼样子,他们一定会不信的。

那些人会笑弯了腰。

他们会说:哪个Eduardo?你们是说那个小萨维林吗?伙计,Mark可恨死他了。不光是Mark,连Dustin面对媒体都不愿意提起萨维林。那可是个快乐的小天使啊。

他们还会说:还有,Mark会不记得萨维林那个在背后虎视眈眈想分掉一块大蛋糕的老爹吗?小萨维林太稚嫩了,不过和他爹一般黑。

他们肯定会说:那一万九换了几个亿和钱生钱的股份,小萨维林现在正在某个小岛度假吧,他用的着被别人担心吗?说真的,他对Facebook的贡献真的没那么多,得到这么多回报也应该知足了。

 

没错,没错,许许多多的人都这么想。不少Facebook的股东也这么想。Mark知道公司的员工恐怕有相当一部分人都这么想。

Mark,他其实,他——他不得不承认当中一些话的合理性。

但他情愿是这样。

他情愿Eduardo拿到了远远超过他付出的回报,在某个他不知道的地方逍遥快乐。

哪怕这种快乐建立在Facebook无数员工辛辛苦苦加班加点的工作上。

 

而不是向另一位萨维林先生,Alex Saverin——他们说他是萨维林家族的长孙还是指定的继承者,管他的,反正不是像他说的那样。

 

Alex,Eduardo的大哥,他说了什么呢?

 

在三天前,一场私人性质的商业酒会上。

Mark和乔布斯在聊天,对,不是一起散步时候的聊天,他们通常在那时聊些经济、互联网新闻什么的。现在,他们在讨论究竟是酒会上的布朗尼蛋糕还是开心果味的脆薄饼更难吃。

乔布斯说:“相信我,Mark,这个布朗尼蛋糕是我尝过最糟糕的,真奇怪,主办者库拉斯先生明明是个很有品味的人——”

 

就在这时候,在Mark准备说可是这个脆薄饼做成开心果味的太奇怪了说真的只有冰激凌最适合开心果味道,的时候,入口处突然传来了一些声音。

有人在说,萨维林先生来了。

然后还有打招呼,笑声什么的。

巴西口音。

 

Mark背对着门口。一瞬间所有血液冲上大脑,他僵硬极了,无法调动身体任何一个地方。他的脑袋在嗡嗡作响,有一瞬间他怀疑自己会死于情绪过于激动而引起的脑溢血。

乔布斯在他对面奇怪地说:“Mark?Mark,你的脸色太苍白了——天哪,你就那么讨厌这个冰激凌吗?那它就是最难吃的,好吗?”

 

去他的布朗尼,去他的开心果。

Mark的大脑还是不能运转,它的负荷太重了,纵使平时很耐操,现在也无法做出反应。

可是身体很诚实,Mark就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脚移动了,一步两步,一步两步,似魔鬼的步伐。

穿过一排排香槟塔,挤进簇拥的人们。

Mark听见自己的声音响起:“hi,Eduardo。”

 

他没听见Eduardo的回应。这不对劲,因为周遭十分的安静,像是撞鬼了那么安静。

不会有什么淹没掉那甜美的、软糯的,就像世界上最佳的蜂蜜味道的声音。

 

Mark又等了一会儿,只听见自己的心跳声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

咚咚,咚咚,咚咚咚。

好样的,逃过了脑溢血,又要突发心脏病是吗。

 

对面的人好像也听见了,一个声音响起:“扎克伯格先生?”

 

Mark立刻就反应过来——这不是Eduardo。

这声音是朗姆酒,而Eduardo的声音是蜂蜜。最好的蜂蜜——说真的,为什么冰激淋和红牛都不考虑这一口味呢?

 

他抬起头,看见了萨维林先生,另一位萨维林先生。

 

Alex有礼貌地对他举起酒杯:“你好,扎克伯格先生。”

Mark口瞪目呆。不过过了几秒,他所有的知觉就全回来了。

“你,你好。”

Alex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

 

Mark找到了Dustin。Dustin在聊一个什么合作,挺重要的。

因为Dustin也要走了,就在年底,做一个什么玩意儿的天使投资人。Mark不想知道,他还在为这个生气呢。

但是此时此刻不是怄气的时候。他说:“萨维林来了。”

Dustin蹭地跳了起来。

他的脑袋差点撞到Mark的下巴,Dustin来回看着,以一种可笑地方式转动他的脖子:“哪儿?在哪儿?”

“不,不是wardo,”Mark一个字一个字地往外蹦,“是另一个萨维林。是他的,额,哥哥?”

Dustin长长地出了口气。他的表情说不清是轻松还是失落。

但Mark觉得Dustin的心情就像他搞清楚此萨维林非彼萨维林时一模一样。

Dustin拉过Mark,让他在自己身边坐下。在一个月的冷战后,此时他们又亲密无间了。

“然后呢?你们说了什么吗?”

Mark摇头:“没有。我去打了个招呼,因为我以为他是,你知道的。我就是听见了有人称呼他为萨维林。”

在Mark说话的期间,Dustin终于找到了Alex。他隔着许多的食品酒杯和人,看着那个眉目与Eduardo颇为相似的男子,喃喃地:“哦。”

Mark抿着嘴,他习惯性蹙眉。

Dustin说:“他也在看你。”

“是,是吗?”Mark看着酒杯,他问:“他在瞪着我吗?”

“不算,不过也差不多。”

Dustin转身,他收回了自己的视线——这其实很艰难。他说:“我想去和他谈谈。”

“别傻了。”

Mark凉凉地说:“他有多讨厌我,就会有多讨厌你。”

Dustin没说话。但过了一会儿,他突然紧紧地攥住了Mark的手腕。他差点打翻了自己的酒杯,而Mark的香槟也洒出了一些。

Dustin用的力气那么大,以至于Mark苍白的手腕上立刻泛起了红痕。

“你是见鬼了吗?”Mark怒了。

他去看Dustin,愤愤地,还想说什么,然而Mark视线触及Dustin脸庞的时候,他立刻闭嘴了。

Dustin的脸色比见鬼还可怕——他根本就是被鬼附身了。那双眼睛瞪得极大,充满了惊惧与绝望,紧紧盯着Mark。

他的嘴唇在哆嗦,在动,但是Mark没听懂。

“你说什么?”

Dustin咽了口吐沫,他的喉结很明显地上下运动:“你再看看那位萨维林。”

Mark转过头。

 

Alex和乔布斯打上了话。他说话时候的神态,身姿,还有一些手势什么的,依旧和Eduardo相似。

他拿着一杯酒,他说了一句话,Mark听不清,然后他笑了,仰头喝了一口酒。

Mark的视线从他的眉眼,转移到喉咙,然后是酒杯,然后是手——手!

 

那只手骨肉匀亭,手指修长。一枚金色戒指就带在那只手的食指上。

 

一枚Mark和Dustin都极为熟悉的戒指。

它承载了一个家族百年传承的厚重的文化底蕴和深厚的亲缘意义,可对于Mark他们来说,带着这枚戒指的人,曾经驻扎在他们宿舍,用他温柔的视线,滑过每一个人,每一件摆设。

 

Alex注意到Mark的视线了,他丝毫不在意地对Mark笑了一下。然后又抬起了他的手。

他是故意的,因为这样Mark就完完全全地看清了那枚戒指。

 

Mark一下子站起来,他朝着Alex走去,Dustin随即紧紧跟上。

 

Alex一点也不惊讶,他对气势汹汹的Mark气度优雅地问:“有什么事吗?”

Mark语气硬邦邦:“我们谈一下。”

Dustin站在了萨维林先生的另一侧,呈包夹之势,因为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个萨维林先生是他们的敌人了。

Dustin对他点点头,说:“萨维林先生,我们找个地方好好谈一下吧。”

 

Alex看着他们,缓慢地露出了一个意味不明的微笑。

 

Mark知道Eduardo不撒谎,哪怕是善意的谎言。因为他动听、美妙的声音有说服一切铁石心肠的能力。

他连Mark都搞得定。

Mark曾猜想这来自于他自小良好、严苛的家族教育。现在他开始想推翻自己之前的猜想了。因为只有这样,Alex说的话才不会是事实。

 

Eduardo走了,他没拿那六个亿,钱和股份都留给了萨维林家族。

他去了哪儿,没人知道,也没人关心,因为Eduardo不再是萨维林家族的一员了。

在声名扫地,狼狈不堪后,Eduardo也让萨维林家族蒙受了严重的损失,所以——他脱离了家族,不再具备使用萨维林这一姓氏的资格。

 

Alex优雅地说:“所以,这世上已经没有Eduardo Saverin这个人了。”

然后他的视线落在了自己的手上,对,就是那枚家族戒指,目光堪称温柔,Alex说:“这能打消你们关于戒指的疑惑了吗?”

 

Mark站在他对面瞅着他,再因为一系列事实而头脑内响起巨大的轰鸣声,却突然阴暗地猜想这个人从Eduardo的被放逐里是否得到了许多。

其中一个显而易见就是那枚戒指归他了。

那枚Eduardo无比珍视、为此不断努力奋斗的戒指,归属于他人了。

 

Dustin在旁边发问:“wardo现在还好吗?”

“我们已经很久没有联系过了。”

Alex轻轻笑了,他说:“自他结束诉讼,离家之后,所以,我也不知道。”

“那,那,”Dustin结结巴巴:“他从哈佛退学,他离开——”

Alex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表,像是操心时间般蹙了下眉,但还是很耐心地:“我不太了解他之后做了什么。关于哈佛,我猜想或许是因为父亲不再为他支付学费了。”

“他没有大学学历,他没钱,你们怎么能——”

Dustin的话太愚蠢了,Mark几乎要为此而发怒了。

但Alex却优雅地说:“这位先生,人的生存能力是很强大的。毕竟Eduardo曾经是萨维林家族的一员,我们相信他不会饿死在外面的。”

他不会饿死在外面的。

这句话被Eduardo的亲人这么轻描淡写地说了出来。

 

在Alex离开之前——他还有一个聚会,是和皇亲国戚的见面吧,Mark这么猜想,因为这回他可表现出他的在意了——他对Mark和Dustin发问了。

“关于我那位曾经的弟弟,我确实不太清楚他的一些事。不过我想或许你们还挺关心他的?”

Dustin茫然地点头,说:“我们,我们是朋友。”

“是吗?”Alex不带嘲讽意味地挑了下眉,“有一句话想告诉你们。”

他抬起手,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衣领。

然后,他像是在说一件很好笑很荒诞的事情一般,翘起了嘴角:“如果你们再见到他,千万别太惊讶,因为有一个巨大的惊喜在等着你们。”






爆字数!这章都赶上原耽了,我没刹住车,sad。马总台词还是不多啊,还没Dustin小天使多呢。别着急亲爱的们,以后都是他的主场。

评论 ( 36 )
热度 ( 32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