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言寺

成一场意外

© 不言寺 | Powered by LOFTER

【孙悟空X空虚】压寨夫人02

虚空被气得够呛。
捡了只猴子,丢了自己。偏偏那牲畜还大摇大摆坐在一旁,享用着水果佳肴。
空虚问:“你到底是谁?”
大汉眼一斜:“花果山十三太保听说过吗?”
“什么?”
他脸上顿显得意之色:“我就是老大。”
空虚眼睛一转,笑道:“原来是山大王啊。”
大汉不满:“我是齐天大圣,孙悟空!”

空虚一怔,他不是不曾听闻过孙悟空的诨名。
传闻中这妖魔遇神杀神,遇佛灭佛。
可眼前这个,面容有些凶,却仅像个恶劣的大孩子。

他自顾自出身,突然手腕上一紧。
再回神,触及那孙悟空迫近的脸。
孙悟空道,山大王就山大王,不如小少爷便随了我,做个压寨夫人吧。

空虚下意识想反驳,可被那似笑非笑的笑容一扫,不知怎么脸皮发热发胀,一时有口难言。
孙悟空于是笑得更加得意。

空府内,下人们都觉得奇怪。小少爷近来不爱出门,捡了只猴子当宝贝,同寝同食,寸步不离。
好在空虚三个哥哥,官商仕,没人指望这个未及弱冠的老幺什么。
至于一时的玩物丧志,也不算个什么。

只是被玩的,是空虚小公子。

空虚听孙悟空说,这世上的驱魔人都是下九流之辈。
孙悟空还说,做妖怪最自在,不用拘泥于世间的繁文缛节。
空虚听了觉得奇怪,想反驳又不敢。
因为这时候孙悟空往往压在他身上,寸着劲儿捏他皮肉。
又痛又痒又……舒服。
直弄得小公子眼红红,想哭又想笑。

孙悟空没见过这样的人。望着你的时候眼里温顺,藏了一汪湖泊,下一秒似会流出泪来。
而且还听话。
怎么欺负都欺负不够。

小公子没见过这样的……猴子。爱逗弄人,爱欺负人,又会甜言蜜语。
偶尔两人出门,猴子带他去吃糖人,去看杂耍,跑到城外看各式各样的风景。
在他迄今为止的生命里,这样的陪伴少之又少。
不知不觉就让他依赖上了。

那猴子说,要他做他的压寨夫人。
空虚嘴上不答应,夜里被欺负紧了,一声一声回应着带着哭腔。
到了第二天,空虚脸皮薄,怕他拿这事儿取笑,猴子却又绝口不提。
空虚隐隐不安,时间一长,又忘了这事儿。

直到那曾说过空虚有佛缘的高僧再一次上门。

孙悟空这日说出去给他买糖葫芦,也不在家。

空虚诚惶诚恐。

多年不见,高僧模样没怎么变,但白眉毛与白胡子都长了许多。

高僧道,他再一次归来,是因为空虚命中劫难已至。

这一劫甚是凶险。

空虚恐有性命之虞。

评论 ( 3 )
热度 ( 52 )